中國視點

被“催熟”的偶像選秀:集資混亂、粉絲舉報、公司干預

日期:2019-06-10 標簽:管理員 來源:娛樂資本論

      “昨天《創造營》決賽門票不好賣啊,兩個月前《青春有你》決賽門票跳水大減價都賣不出去!”回想起去年《偶像練習生》的決賽門票輕松賣出8000塊甚至上萬,黃牛阿嵐不由得感嘆道:今年的太糊了啊。


      和阿嵐有同樣感受的還有站姐阿青,她一邊自己追星,一邊給其他粉絲站子做易拉寶和手幅的設計賺外快。“今年這倆節目的單子太少了,加起來也就50單,去年一個偶練就不止50單了。”


      “糊”似乎已經成為了今年大眾給這幾檔偶像節目的標簽,常常站在對立面的粉絲和大眾終于達成了共識,盡管這兩檔節目上的微博熱搜不比任何一個同期的綜藝節目少,甚至還要多很多。不少自媒體也用節目的官方公開數據來證明著今年的偶像節目遠不如去年。


      《偶像練習生》C位出道的蔡徐坤決賽總票數超過4000萬,而《青春有你》C位出道的李汶翰只有800多萬票。第二名出道的李振寧只有500多萬票,比去年壓線出道的第九名尤長靖還要低200多萬票。也就是說,按照去年的票數標準,今年能出道的不過李汶翰一人。


      然而,娛樂資本論的矩陣號明星資本論(id:mingxingzibenlun)整理發現,今年《青春有你》的第一名李汶翰的整體公開集資數額接近400萬,比去年《偶像練習生》第一名蔡徐坤的公開集資數額200萬要翻一番,《創造營》的粉絲公開集資項目比較少,大多為保密項目,但第一名周震南的粉絲公開集資數額也接近200萬。


      一邊是圈外圍觀者充滿了“糊”的觀感,一邊是圈內粉絲集資打投依然火熱,形成了巨大的落差,而復雜的投票機制、容易暴雷的粉絲群體、混亂的集資,還有親自下場的經紀公司都在不斷拉大著圈內與圈外的落差。


      投票不再簡單粗暴,圍觀者難轉化為核心粉


      事實上,今年的投票總數比去年大幅減少,很大程度上在于節目取消了“定制卡投票”的環節。去年,在臨近決賽的一段時間,愛奇藝和騰訊視頻都上線了“定制卡”。粉絲只要動動手指購買定制卡就能直接獲得大量票數,比起前期要通過購買一箱箱瓶裝飲料來獲取投票資格簡單得多。


      尤其是去年的《創造101》期間,騰訊視頻在“定制卡投票”環節的設置時間更長,購買《創造101》的定制卡可以直接獲得121票,成為《創造101》整體粉絲集資數額和投票數都遠超偶練的原因之一,光是第一名孟美岐一人獲得的決賽票數就有1.85億,遠超蔡徐坤的4000多萬票。


      但到了今年,除了付費會員自帶的票數之外,粉絲想要得到更多的投票機會,都只能通過一箱一箱地購買冠名商的定制飲料,再一個個掃二維碼投票,且所得票數不能全部用于同一名選手,這兩者的操作復雜程度差得不只一星半點,直接導致選手從核心粉絲處獲得的票數銳減。


      與此同時,單個會員帳號可投的票數更少了,比如每個付費會員每天只能給《創造營》選手投1票,而去年每個付費會員擁有11票的投票資格。不太可能購買定制飲料來獲得投票權的圍觀者手上能投的票數也從11票下降到1票。


      這在無形中提升著外圍粉絲的參與門檻,也降低了他們最終轉化為核心粉絲的可能性。當圍觀群眾想要進一步參與,獲得更多投票權的時候,會因為購買定制飲料投票這個過程太復雜而“被勸退”,最終導致潛在的核心受眾因為參與感較低而失去與偶像和節目的強綁定關系,極易流失。


      核心粉絲暴雷事件頻發,降低圍觀者好感度


      《創造營》播出期間,粉絲圈內出現過散粉借錢集資、利用公權力報復異己、后援會騙票這樣的負面事件,有的甚至一度成為熱搜。


      《創造營》決賽前半個月,一些粉絲在超話里自稱為了幫助偶像實現夢想,已經開始借花唄來集資打投,并號召其他粉絲效仿,拒絕白嫖(追星不花錢)。當粉絲發現有微博大V公開這些事之后,才出現大范圍的勸阻粉絲借錢集資,呼吁理智打投。


      在此之前,粉絲圈內還發生過后援會騙票事件。由于買冠名商飲料獲得的票數不能全部用于同一名選手,很多選手的粉絲都選擇和其他選手的粉絲合作,給自己的偶像投票之余再給合作粉絲的偶像投票,以減少票數的浪費。然而中間有粉絲未按約定投票,造成其他粉絲幾萬到十幾萬人民幣的損失。


      鬧得最沸沸揚揚的,是粉絲們開始引用公權力來打擊異己。先是多家粉絲團聯合舉報人氣選手王晨藝存在“黑歷史”,不符合核心價值觀,后在節目組宣布王晨藝退賽當天,其粉絲以集資為由要“炸毀整個節目”,在微博公開舉報這檔節目,要求其下架。舉報行為得到了一些粉絲回應,王晨藝退賽也讓大量粉絲在微博鳴不平,致使王晨藝相關關鍵詞一度成為微博熱搜。


      經過了去年偶像節目熱播時的草莽“追星”,僅僅一年的時間,職業的玩法和對游戲規則的熟悉便充斥在整個粉絲圈層,粉絲們對政策紅線的敏感度也隨著政策收緊越來越高。但這些不僅未能助力整個節目的熱度一路走高甚至出圈,反倒讓整個圈子變得愈發“瘋狂”。


      而這些對于圍觀者來說,都只會讓他們給粉絲貼上的“腦殘”標簽越來越緊,對這個圈子越來越嗤之以鼻。


      不規范集資越來越多,


      破壞核心粉絲參與體驗


      集資應援是粉絲經濟的一部分,是粉絲獲得參與感的重要來源,這也是為什么粉絲越投入越死忠的原因。無論是去年還是今年的偶像節目,粉絲圈內的集資應援都十分火熱,去年,僅《創造101》的孟美岐一人就獲得了粉絲超過1200萬的集資應援數額。


      只是到了今年,一些別有用心者和更多職業粉絲看到了去年粉絲經濟的火熱,也試圖來薅粉絲的羊毛,導致集資現象越來越混亂。


      一般來說,節目期間,粉絲后援會或站子都會在摩點和owhat這些粉絲眾籌平臺上為偶像籌錢投票,有些站子為了提高粉絲的參與積極性,會以出售小周邊的形式籌錢,并承諾所得款項全部用于投票,又或者是挑選集資數額高的前幾名粉絲送周邊。但今年的情況是,當小粉絲們四處呼喚靠譜的集資項目,想要為偶像追夢出一份力的時候,更多販賣周邊的項目卻出現了,而且由于發起眾籌的門檻較低,阿貓阿狗都能來打著為偶像加油的名義發起眾籌。


      以《創造營》的第一名周震南為例,節目期間的16個粉絲眾籌項目中,有5個就是售賣周邊的項目,且有些并未承諾將銷售所得款項用于投票。要知道,去年《偶像練習生》期間與蔡徐坤相關的20個眾籌項目中,只有1個是專門用來出售周邊。


      表格中為周震南發起目標金額為1萬的眾籌的“尚豪制袋”,觀察其賬號信息,發現其實并不是粉絲,而是一個公司的賬號,此前從未參與過其他關于周震南的應援,還試過發起眾籌項目來宣傳自家產品,像這樣的案例還發生在其他選手身上。因此,不少官方后援會都不得不發聲提醒粉絲有不明賬號私自發起集資,不可輕信。


      其次,由于《創造營》從節目開播前就明確了拒絕集資,兩個眾籌平臺上與創造營選手相關的項目驟減,就算粉絲發起了眾籌項目,出于保護偶像的名譽,也往往選擇不公開具體金額。再加上節目官方宣布王晨藝退賽當天,有粉絲公開舉報《創造營》各家粉絲都有發起集資項目,兩個平臺上公開數據的眾籌項目更少了。至于是否有私下集資項目,娛樂資本論的矩陣號明星資本論(id:mingxingzibenlun)不得而知,但眾籌項目不公開不透明,就意味著款項的不安全性更高。


      渾水摸魚者入侵,加上粉絲自發的集資也不夠透明,核心粉絲的參與體驗自然大打折扣。


      直接利益相關方參與投票,


      經紀公司插手所謂“民選”


      這邊是核心粉絲和圍觀者的體驗都受到影響,另一邊,經紀公司也在試圖加入粉絲陣營。今年不少經紀公司都紛紛開始公開下場為自家選手打投。作為直接利益相關方的經紀公司參與節目投票,本質上屬于污染票池的行為,這原本應該是這種號稱由粉絲選擇的偶像節目的禁忌,但在越來越多偶像公司都下場之后,這成為了理所當然的事情。或許是沒有料到經紀公司的參與積極性,節目官方后期并未作出明顯的限制措施。


      從《青春有你》開始,就有經紀公司曬出為自家練習生購買的大量定制版飲料,到了《創造營》這樣的經紀公司越來越多,甚至成為一種宣揚公司為練習生有所付出,讓粉絲滿意的宣傳行為。不少粉絲甚至在微博呼喚沒有參與公開打投的經紀公司參與進來。


      101模式的最大吸引點在于,導師也無法決定排名的它最大程度上實現了“民選”的純粹。但只要有一家經紀公司公開參與投票,就意味著節目就算在明面上也不再可能是單純的“粉絲選擇”了。


      售后服務差、本土市場未開發,


      圍觀群眾還有多少熱情?


      為什么今年偶像節目的效果與去年相差這么遠?以上更有經驗的職業粉絲和更有經驗的經紀公司或許已經告訴了我們一部分答案。這本質上不過是一場由更有經驗、更懂得怎么操作的職業粉絲、經紀公司和視頻平臺帶著為數不多的真愛粉玩的大型角色扮演游戲。


      選手質量低、模式不新、鏡頭凌亂,在很多觀眾看來,這是101模式在今年不奏效的原因。事實上,去年的男團節目《偶像練習生》遺留下來的歷史問題也有一定影響。


      去年偶練出道的官方團NINEPERCENT出道后團不成團,舞臺質量也常常為粉絲詬病,團綜也遲遲不上線。這樣的售后服務(粉絲開始為偶像氪金之后獲得的服務)導致很多粉絲在節目期間不敢輕易投入。


      不少追過《偶像練習生》的粉絲告訴娛樂資本論的矩陣號明星資本論(id:mingxingzibenlun),今年看《青春有你》期間完全沒有花一分錢,但節目結束后卻成為了付費粉絲,開始購買演唱會門票和周邊。“今年的售后服務比去年好多了,節目一結束,團綜、巡演、專輯、周邊應有盡有,所以我馬上開搞。”一名資深選秀粉告訴小星星。由于擔心享受不到作為粉絲應該獲得的勝利果實,有些已經不愿意與偶像們并肩作戰,而只愿意花錢享受別人打下來的江山。


      最根本的原因,或許還是要回到國內偶像市場上。


      幾乎每個與娛樂資本論的矩陣號明星資本論(id:mingxingzibenlun)接觸過的偶像行業從業者都相信市場潛力很大,但現有的消費市場太小,擁有消費偶像的習慣的受眾依然是一個很小的亞文化群體。如果把偶像團體看成是一種產品,那么現階段的偶像團體就像是一款小眾產品,最需要做的擴大用戶池,讓更多用戶有意愿接觸產品,產生消費習慣。


      但現在產品的更新換代比用戶還快,明明去年還是大家所說的偶像元年,同質化的現象卻已經很明顯了。市場還在消化去年那100個男偶像,300個男的又來了,追星女孩們被反復榨干。困囿于去年的成功,今年的偶像節目一定程度上也被粉絲思維深深影響著,要么過于迎合已有粉絲的審美,要么刻意避開粉絲審美,所謂創新的部分乏善可陳。因投票機制復雜很難參與的圍觀者被飯圈嚇跑的同時又很難被內容本身所吸引。參與狂歡的始終是那批人。


      后續同種模式的偶像節目如果再無法吸引到更廣泛的大眾來看節目的話,目睹過今年這兩檔節目的粉絲還會再賣力氪金嗎?


      “還是會的,只要真情實感地pick了一個人,要的不就是這個看似我決定的過程嗎?”對偶像節目已經形成消費習慣的阿青說。可國內有幾個像阿青這種已經形成消費習慣的粉絲?


      “大概300個吧。”阿青用粉絲間流行的“全網追星女孩只有300人”的梗打趣道。


      而剩余的廣大圍觀群眾,不過是被職業粉絲與經紀公司帶著參與狂歡的“陪跑玩家”,她們的圍觀熱情,必然會隨著參與感的降低而不斷下降,在一輪又一輪偶像節目的密集轟炸下被榨干,最終圈內在狂歡時圈外依然很冷。

返回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人工智能倫理再掀熱議,AI何時才能“洗刷”偏見

關閉
關閉

搏實資本微信平臺

掃描二維碼,關注平臺

基金防偽驗證

請輸入您要查詢的基金全稱或簡稱:

基金介紹

查詢基金投資情況,請查看詳情鏈接到鏈接框

此基金不是搏實發行產品,本公司不對該產品承擔任何法律責任,請您注意風險投資。

电子游戏mg123 名烟名酒土特产赚钱吗 微信捕鱼达人h5怎么充值 捕鱼大亨官方网站 甘肃麻将中的金是什么 做代理小本赚钱马年 卖大扇鸡赚钱 酒吧人事专员好赚钱不 电子制作 赚钱 91y街机捕鱼下载 斗牛开挂软件作弊器 北京麻将规则 算钱 66鱼游戏赚钱 现在开板面店还赚钱吗 吉原娱乐游戏 琼崖海南麻将一元群 母女为多赚钱倒卖过期疫苗